AOE博客宣威凌网资讯
A-A+

导演一场与友对饮的梦

2013年01月11日 情感美文 暂无评论 阅读 3,541 views 次
淘宝天猫内部优惠券大放送

曾几何时,原本相知多年的老友慢慢淡出了自己的视线。尽管,我们曾经形影不离,无话不谈;无论,我们相隔万里还是毗邻而居。

在某个没有落日余晖的傍晚,天还带有丝丝的凉,或许是心灵相通的默契,也或许仅仅是一个巧合的偶然,拨通了那个熟悉却又稍显陌生的电话,语气平淡:老婆不在家,你那儿有饭吃吗?电话那头并不感到意外,相反却有些许惊喜:带孩子会娘家了,我也没饭吃。

平淡而不冷淡的问答,明明白白地表露着相互真诚的期待,我们依然恪守着那份平凡却不普通的友情。君子之交淡如水,生活使然,我们彼此都明白和理解……

陶渊明《饮酒》诗画

于是,在那个仅存的熟悉的小餐馆,两个并不沧桑却也不再激扬的男人相遇了。挑一个临窗的座,沽一壶白辣的酒。耳畔叮叮咚咚的流行,丝毫不能干扰我们难得的雅静。三五个时鲜小菜上桌,举箸,我们便进入了一场无时不在期待的梦。没有经过彩排和编辑的对白,淡俗却又温暖。点一支不再廉价的烟卷,轻轻地呼出,似乎生活的困窘也正在渐行渐远,唱着“睡在我上铺的兄弟”一路相互搀扶走过曾经的我们,不再同抽一支烟,从心底蔓延开来的,有欣慰,也有遗憾!袅袅的烟雾里,漫不经心地端起酒杯,在面前的碗沿轻轻敲响,随着一声清脆,凝眸间便荡起一个会心的笑。仰脖,一股热流沿着食道奔流而下。

天色渐渐地暗下来,透过窗,街边的霓虹满目地闪,刺得眼睛很不舒适。醉意慢慢地涌上来,眼里的景物便有些模糊,掩饰性地揉一下,却感觉到了手背的湿润,只好乘着酒兴再次举杯:“这几天加班,每夜都到很晚,搞得累哦!”“我这几天到还闲,检查团上周才送走,应该可以轻松几天。”“没少喝吧?”“呵呵,醉生梦死。”拎起酒壶轻轻晃荡,酒壶已干。

起风了,气温由凉变冷,满街的行人却仍不见减,匆忙奔波于这个繁华的城市,各种喧闹和嘈杂忽地窜进耳膜,心底的平静终于被打破,我们都知道,该散了!

瑟瑟的风里,我们不约而同的竖起衣领,各自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。没有说再见,也不用说再见。有的人,见似不见,有的人,即使不见,却似枕了名字入眠,梦里亦会见。我们都一致相信,该见一定会再见。只是,在街道的转角,我们究竟是谁先回头望向谁呢?

醉意朦胧中,似乎有苍凉的歌声飘来:

风雨的街头,招牌能够挂多久?唱过的老歌,您能记得的有几首?交过的朋友,在您生命中,知心的人,有几个?

科网虚拟主机—AOE博客在用

给我留言

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

Copyright © 阿零博客 保留所有权利.   Theme  Ality

用户登录

分享到: